西安外国语大学

鉴史知来

首页   >   cs   >   鉴史知来   >   正文

鉴史知来 | 替父从军十二年,为何木兰女扮男装从未被发现?

来源:   发布日期:2020年09月27日 10:03  点击数:

迪士尼最新真人电影《花木兰》于9月1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,国内外期待值都很高。

“唧唧复唧唧,木兰当户织”。自民国时期就收入语文课本的《木兰辞》(又称“木兰诗”)是许多人认识木兰这位传奇女性的开始。

 

《木兰辞》讲述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十二年,在战场上建功立业,并最终与家人团聚的动人故事

 

“出门见伙伴,伙伴皆惊忙;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兰是女郎。”古往今来不少人曾对故事的真实性发出质疑:一位妙龄女子在军营那样的“男人堆”里,十二年都没有人发现,这怎么可能呢?

事实上,如果我们回顾木兰所处的历史年代,或许能找到答案:主要是当时的兵役制度保护了她。

府兵制度初形成

一般认为,《木兰辞》“产生于北魏对柔然的战争,因为与诗中的地名相吻合”,北魏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拓跋鲜卑建立的一个朝代,木兰的身份是鲜卑人或鲜卑化的汉人。

关于北魏的兵役制度,我们先观察《木兰辞》里一个“逛逛逛、买买买”的细节:“东市买骏马,西市买鞍鞯,南市买辔头,北市买长鞭”。很多人一度不解:合着我为国家出生入死,还要自己“整”装备?但这就是北魏时期兵役制度的典型特点。

 

北魏骑兵陶俑

北魏建立初期主要势力范围涵盖山西北部以及河套的广大地区,统治中心平城即今日的山西大同。考虑到游牧民族转事农业后兵力减弱,为了在中原站稳脚跟,北魏统治者着手改革兵制。到《木兰辞》创作时期,正是府兵制萌芽、发展阶段。

当时北魏全国被分成若干个军府,军府中的男丁们登记在籍。他们平时耕种,农隙训练,战时从军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“军书十二卷,卷卷有爷名”:此为府兵制萌芽的细节。

 

电影《花木兰》官员形象(左)与唐郑仁泰墓彩绘贴金文武官俑(右)

由于府兵制并不强求所有军户参军,只要求一些有能力出军的家庭履行义务,并且保证每家每户都有男丁从事农业生产。但这些家庭需要为国家承担诸如军粮供应、兵器准备等责任,将政府提供的经济潜力转化为战争资源。因此,可想而知,木兰的“买买买”要“自掏腰包”。

 

尚武之风出侠女

木兰从军多年,建功立业后天子有意封其为“尚书郎”。她的成就不是一般深闺女子能做到的,这在封建时代确实不可思议。但从木兰生活的时代背景来看,却又并不突兀。

身为草原儿女,鲜卑族妇女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。因此北魏不仅在政治制度上给妇女提供保障,例如赋予女性田业所有权、在宫廷为女性设置官品;还在民俗上形成了女性主家的风气。这都让北魏女子拥有了独立自主、坚韧勇敢的个性。

北魏女陶俑,北魏曾诞生多位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女强人,如冯太后、娄昭君

北魏女子还有一大特点是普遍习武、精于骑射。《魏书》中就有位女中豪杰李雍容,不仅能腾身骑上正在飞驰的马背上,还能左右开弓双箭同中靶心。除此之外,史书还记述了很多遇到紧急军情奋起抵抗的北魏女性。

正是女子尚武的风气,让木兰前一刻还在家中纺织,下一刻马上“万里赴戎机,关山度若飞”。可见其身体素质极强,不输寻常男儿。这样一来,就不会在军中因“武力值”低而惹眼。

 

骑兵服役助保密

再回到最初的问题,“为什么木兰从军十二年,都没被发现是女性”,难道只因木兰武力高强,是位“女汉子”?

这里具体来说主要还有其他两个原因。第一,既然当时府兵制初步形成,木兰出身军户家庭,又在从军前特别采买了骏马和马具,能够看出木兰是骑兵甚至甲骑具装(全副武装)骑兵,本身就是军官。她平时享有独立的营帐,亲近的战友很可能是同属一个军府的“老乡”,自然会帮她打掩护,大大降低了泄密风险。

从这一点来说,电影《花木兰》把木兰的军营生活演绎为“男生宿舍”大通铺就很失真,反而是1998年迪士尼出品的动画片《花木兰》中木兰独自住在营帐里更贴近历史。

电影《花木兰》中木兰为免泄密只好每天申请值夜以和战友们错峰“入睡”

 

动画片《花木兰》中木兰有自己的营帐

第二,木兰作为骑兵,战时全身着甲,甚至还要装备保护颈部的“铁盆领”、遮住整个面容的“铁面”,也就很难被发现性别有异。

莫高窟壁画反映的北魏骑兵铠甲

这一点在电影中的表现方法是:直到木兰主动摘去头盔、卸下铠甲,挥洒出一头秀发,伙伴们才发觉她的女性身份。

当然,不管以上这些客观条件对保守秘密有多大助益,木兰在军营十几年未泄露身份,最应归功于她自身的严谨细致。此外,木兰以女子之身打破性别枷锁屡立战功,还体现出她本人极大的人格魅力:爱国、坚强、勇敢、担当……身为女子从来不是天生弱者的代名词,真正决定你是谁、你能做什么的,只有你自己。

 

豫剧《花木兰》名段:《谁说女子不如男》

 

 

相信这也是《木兰辞》流传千年而历久弥新的原因所在。

【关闭】